挑泥筑岸那些事儿
2019-05-31 09:30:13 来源:启东日报数字报 阅读数:1244

杨谷森

 

“走,老杨,跟我们巡河去。”市河长办江副主任和他手下那帮年轻人,“欺”我坦诚随和好说话,?#24033;?#26469;河长办协助文案没几天的我老杨头,非要拉入一起“混?#34180;?/p>

早春的江海之滨,一派沁人心脾?#37027;?#26032;。我们一行四人精神抖擞跨上租来的小艇,劈波斩浪向着通启运河进发。哦,那是一条几十万民工肩挑手推人工开掘而成的大运河。那百里长河曾有着我几多青春的汗水。小年青们一边说笑,一边对着河面全方位“扫描?#20445;?#32780;我十年挑泥筑岸的悲壮思绪,正随?#27966;?#21518;的波浪一起翻滚……

上世?#25512;?#21313;年代,大、?#23567;?#23567;型水利工程,?#19978;亍?#20065;、队分级统筹实施。光说县级的,春围垦冬挖河,年年都有千军万马出征水利前线。千军万马哪里来?逐级摊派到小队。小队谁去最公平?唯有抓阉是?#26696;?#31204;?#34180;?#24403;年坊间有此一说:“女的怕养小囡,男的怕挑烂泥。”可见“挑烂泥”的苦脏累,即便是男人也不愿干的差事。

不愿干也得干,谁让你是男汉子?况且瘦高个的我仿佛天生一副“吃苦头相道?#34180;?#20110;是乎,尚不足16周岁,我便成了一名未成年的“水利战士?#34180;?/p>

首战出征的是“兴垦农场”围垦工程。那年头过的是大年初一也下田干活的?#26696;?#21629;化”春节。所?#24895;?#36807;年初五,我就跟随着小队里十来个青壮年男子,向着30公里外的工地进发。一路上,襻着铁锹、扁担、泥络担子和衣被等?#19968;?#20160;的自行车队,夹杂着满载粮草的手扶拖拉机,各路人流、车流喧嚣而来,汇聚一处,如长蛇阵?#35805;?#28009;荡前行。

根据营部(大?#30001;?#30340;工程指挥所)指定,我们小队9人宿营?#35805;才?#22312;一个三口之家的灶屋里。带来的芦柴匀开铺地,每人的被子往上一摊,就成了我们早卷夜铺的就寝之地。翌日一早,我们被告知要接受半军事化管理,实行出工、收工、饭点三统一。迎着初春的朝阳,迈开轻盈的步伐,作为民工中最年少的一员,我心里顿然升腾起一股小小的庄严?#23567;?#24102;着铁锹扁担泥络担,肩扛手提疾行个把钟头,迎接我们的是一片广袤无垠、水迹汪汪的黄海滩涂。

按照营部划定的施工段位,我们拉开了干活的架势。尽管之前我这体重?#35805;?#22810;斤的“小倌头子”在小队里也挑过好多次大粪、麦子什么的,但毕竟是行走在坚实的路面上,现在挑起这百二三十斤重的泥块,显得步履蹒跚,像个醉汉似的踉踉跄跄。然而这样的狼?#22346;?#36828;未到不堪的程度,新穿上的“解放”?#24179;?#38795;,陷进了泥泞的施工道上,进退两难之间,活脱脱把自己弄成了一个“泥人?#34180;?#21322;天不到,汗水早已湿透了贴身的衣衫。“泥块小点,再小点?#34180;?#19968;旁的老民工黄伯不停地叮嘱为我掘泥装担的伙伴:“小杨头趟出征,还是个嫩娃娃哩!”生性要强的我,此刻除了感动,实在无力逞强了。临近12点,终于盼来了饭师傅送来的午?#20572;?#30828;梆梆几近冷却的玉米粞饭,里头伴有戴上眼镜也找不见几粒的大米,菜是黄芽菜烧茶干,伴着免费的?#20219;?#28023;风,五六分钟的狼吞虎咽完毕,稍事歇息又继续?#27966;?#21320;的煎?#23613;?#22805;阳西下时分,回程队伍里的我已成了霜打?#37027;?#23376;。过了三五个晴天,原先沆洼泥泞的施工道,又变成?#24605;?#30828;无比的?#25226;?#29579;路?#20445;?#26102;不时的有人“哎哟”一声“别”痛了脚。

脚底血泡一串串,肩上嫩肤成厚茧,号子声声驱春寒,众志成城筑堤岸。历经25个工日的齐心协力,昔日荒滩上堆砌起了一座巍巍壮观的海畔长城!

1973年冬季,我们又被征召赴150公里外的如皋疏浚焦港河,荣幸地当了一回水利远征军。倦缩在拖拉机车厢的柴堆里经受了整整一天的颠簸,刚到搬经镇营地,又一阵手忙?#24597;遙?#25105;的?#25353;?#20301;“被胡乱地挤到了靠门一侧。入夜,不停怒吼的西?#29384;紓?#32902;无忌惮地叩开手指宽的门缝,并将寒冷精准地倒灌入我薄薄的被窝。

瑟瑟发?#35835;?#19968;夜,天刚蒙蒙?#31890;?#25105;们被唤起吃早饭,6点准时出发要赶往5里外的河段。谁知开工第一天就爆出坏消息,近邻大队的三十多个民工,由于在旧河床摆渡去对岸途中,水泥船突然倾覆而全部落水。虽然水浅无生命之虞,但数九寒冻,那份惊吓那个冷,落水民工像一群鸭子纷纷扑腾上岸。

十多天的?#20013;?#22859;战,疲惫不堪的民工们终于迎来了下雪。几个老把式民工望望天看看地,断定今天不会再出工了。兄弟们顿时有点欢呼雀跃的节奏。有人提议:“下雪天休息天,我们打牌吧!?#26412;?#22312;大家争先恐后,就着地铺,抢占座位之际,出工的号令还是吹响了!

推门一看,漫天飞雪,天地浑然。“这鬼天气还出工?撞上阎罗王了!”难得动气的老把式黄伯,狠狠地将脱下的棉鞋甩进?#38201;洌?#21487;怜年过半百的黄伯竟比我们小伙子更坚强,带着忿然光着脚,踏雪出工!

大型水利工程一个接着一个。1975年11月,又到了“通吕运河”疏浚出征时间,照例是千军万马,小队10个出征数照例有我一份。50个工日的工程量足够考验人的意?#23613;?/p>

一日下午,施工位置要从南岸移到北岸。中间隔着一道十来米宽的老河床,齐腰深的淤泥成?#22235;?#20110;逾越的天堑。队里小马敢为人先:“我来给你们趟条道。”只见他裤脚高卷,一根扁担作撑杆,双脚前后交替踩在平铺的泥络垫上缓缓移动。谁料刚跨出四五步,只听“哎哟”一声栽了下去,可怜小马半个身子陷入了泥潭。几经扑腾,活脱脱成了一个半成品“泥?#33125;薄?/p>

河床越挖越深,难度越来越大,工地喇叭里,杨子荣又唱起了“越是艰险越向前?#34180;?#31361;然,我陷在淤泥里的脚底下传来一阵钻心的刺痛,可肩上还有沉重的担子。我一步一趔趄,坚持翻过足有六七层楼房高的泥堆岸顶。待到?#35835;?#27877;担回头一看,身后已留下了一长串鲜红的血迹。上上下下的民工惊呼:?#25226;剑?#34880;,谁受伤了?”同伴搀扶我到就近的泥浆水里初步清洗一看,右大脚趾被划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团部医生给我缝了三针。轻伤不下火线,在众人的劝说下,留在营地烧一天饭聊作休养。隔天,我又战斗在工地上了。

当2个月工期结束,浩瀚河水一泻百里,疏浚一新的通吕运河工程宣告结束的那一刻,人们欢呼雀跃,忘却了累月的辛?#20572;?#27599;个人心中都升腾起一股小小的自豪感和?#21024;透小?/p>

十年挑泥筑岸,历经千辛万苦。如今,大型挖泥机伸臂一抓斗就是一立方泥,三二分钟就可抵人半个工日,滩?#21487;?#30340;吹沙工程更是奇妙神速,巧夺天工。水利工程早已告别了千军万马南征北战的历史。作为一个亲历者,回眸近半个世纪以来家乡启东千万民工肩挑手掘围垦而成的万顷良田,以及通启、通吕运河等助力?#36947;员?#20016;收的一系列大?#34892;?#27700;利工程,心中的激荡之情犹如滔滔河水奔流不息。当年的苦难,是我青春的荣耀,是命运给我留下的一笔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也许此生注定要与水利事业同呼吸共命运,退休三年后竟?#38047;?#36992;进了市河长办工作。每当与这帮小青年们一起奔波巡河、督查履职时,我禁不住心潮澎湃,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悲壮豪迈的年代。清?#22909;?#20928;的河水里哟,隐含着我祖祖辈辈启东民工的巨大心血,流?#39318;?#25105;永生铭?#22545;那?#26149;时光。

dnf吧史诗
重庆时时三星基本走势图 彩票每天盈利200计划 三公大吃小玩法 重庆时时免费预测 老时时预测 赛车pk10技巧玩法分析 北京时时计划 好的计划app pk10赛车历史记录官网 万能六码定二码的方法 重庆时时彩开奖 2019年七星彩的奖图 炸金花可提现1元1金币 万能六码有哪些 三公游戏单机版下载 后三组选包胆规则 高手